厭惡的騷味

views所属分类:另类其它
拼音:dewei;发布于 2019-11-17 14:25:43
收藏


在一層的一個房間裡,四個男子關著燈竊竊私語。

“老大,再有兩天咱們就到了吧,這回可做了票大的,我能分多少”

其中一個猥瑣的年輕人問道,語氣中掩飾不住興奮。

“沉住氣”被稱作老大的是一名健壯的中年人不滿的皺起眉頭,

低聲呵斥到:“聞著點腥味就上竄下跳成的什麼事,早晚了帳,

別他媽連累了我們”

“是”年輕人畏懼地縮了縮頭,不再說話。

“他也是年輕心急,老大別生氣”幫邊一個光頭為年輕人解圍

道“秀才,就你丫鬼點子多,你覺得這次怎麼樣”

幫邊被稱作“秀才”的帶眼睛的青年托著下巴,略微出神地看著窗外,

沒有搭腔

“秀才、秀才”光頭不耐煩地叫道

“阿”秀才仿佛被驚醒,低聲說道“我覺得有點不對勁兒”

“怎麼”

“我覺得兩天前就有人開始跟著我們,會不會是條子”

“可是我們每次停車,都注意了,沒有可疑的車輛阿”

“這才是我害怕的,我總覺得有一雙眼睛盯著我們”

“你丫做賊心虛吧”光頭不滿地說道

老大一個手勢製止光頭的抱怨,思忖了片刻,說道:“小心駛得萬年船,我們走”

“什麼,外面天寒地凍地”年輕人不滿地叫道

“花蛇,老大這麼做有道理,這是打草驚蛇阿,怎麼這麼一走,

條子跟不跟上可就犯了難,要是不跟還則罷了,要是跟上,憑咱們的手段

包他們一百個來一百個死”說著,秀才臉上現出於自己清秀外貌不相稱的凶狠來。

不遠處的一間房間的裡間,一名女子憑窗冷冷地注視著四人的房間,

皎潔的月光勾勒出女子嬌好的身材,白皙的肌膚仿佛溫潤的玉脂,將

周圍的黑暗驅散,薄薄的絲織睡衣下,兩個豐滿的乳房隱隱可見,

睡衣下擺下兩條修長結實的雙腿伸出,交疊著搭在椅子上,兩只玉足無意

識地拍打著椅背。

猛地,這名女子回頭看向門口,現出秀麗端莊的面容來。

“碰”的一聲,裡間的房門被推開,一名瘦小的男子沖了進來。

“阿”這名女子迅速抓起身邊的衣服擋在胸前,厭惡地說道“老李,怎麼不敲門就進來”

“春麗警官,目標好像要走”被稱作老李的人連忙側過身,

只是眼角的餘光卻一刻不離對方誘人的胴體。

這名女子正是威名赫赫的國際刑警春麗,她身懷絕技,心思縝密,

在世界搏擊大賽上一戰成名,加之絕美的容顏和傲人的身材,很快成為大

眾的偶像。然而在警界內部,大家都知道她絕不是一個花瓶,

在她手上破獲的案件無論質量還是數量都創下了同年齡段的記錄,

可說是擁有華麗實績的出色一線指揮官。

春麗聞言,臉上厭惡之情褪去,兩條峨眉微微皺起,

貝齒輕輕咬住下嘴唇,披衣站在窗前,陷入沉思。眼前跟

蹤的四個人在道上成名已久,這次相信他們將要接一大單,

自己追蹤他們已一年有餘,本擬今次在他們交易時一舉將其擒獲,

更要順藤摸瓜 卡斷這個主要毒品來源,顧忌到對手狡猾老臉,

自己將幹警都布置在毒販10KM以外,由各地警方派出車輛載著

自己親自進行跟蹤,他們夜晚突然離去,若不跟蹤毒販和可能就此潛逃,

若要跟蹤必然會被發覺,一旦動手,己方的實力又......

想到此處,春麗回頭看向李爽,不禁氣苦。

從春麗轉身起,李爽眼睛就開始毫無遮攔地蹂躪著春麗的身體,

潔白光滑的背部,渾圓優美的小腿,更令他興奮的是高根拖鞋中的纖纖玉

足,青蔥般的玉趾、曲線優美的腳掌和圓潤的腳踝,

刺激的李爽幾乎要撲上前去狠狠猥褻身前的美人,他一臉色相卻被春麗看個正著。

“李警官”一聲斷喝把李爽從無邊遐思中驚醒,連忙討好道;

“縱然這些癟三費盡心機也逃不出你的掌握,我看不如叫後面的

大隊上來,再讓前面的人截擊,不然他們垂死掙紮,咱們......”

李爽知道毒販大多為亡R之徒,自己平時在小混混面前耍威風倒可,

這種場面怕是要了帳,因而不禁生了怯意

“截擊?怎麼截擊,這附近有許多城市,若毒販到城裡換車,

我們怎麼跟蹤”春麗瞬間洞悉了對方的用意,加之他前面對自己不恭,

對他已是厭惡已極,一揮手命令道:

“李警官,你留在這裡迅速聯絡大部隊,我跟上去,保持通話聯係,

我想這個工作李警官努力後應該可以勝任吧,好了,你出去,我要準備一下”

雖然被春麗毫不客氣的搶白和嘲諷,但是能夠不面對毒販還是讓

李爽很輕松,於是他只是諾諾連聲地退出去,只是在門外,

他才小聲的詛咒道:

“臭婊子,你就威風,要是有一天我能幹了你,非幹死你”

房飯的春麗,迅速將頭髮盤成兩個發髻,換上了亮藍色緊身運動衣,

胸口的兩條黃色的花紋正好勾勒襯托出兩個豐滿的乳房,接著換上輕便

的運動鞋,綽起手槍,別在後腰沖出了房間。(此處打扮請參照SF2)

幾分鍾後,兩輛汽車先後沖出黑暗,向前駛去,漸漸的路旁的景物逐漸

荒涼起來,春麗的汽車再也不能掩飾自己的行跡,正當春麗在猶豫

是否上前抓捕的時候,忽然前面的面包車後溉齊搖開,

兩人持槍向後射擊起來,此時不容春麗猶豫,決心先抓住眼前四人再說,

於是立刻拔槍回射,雙方連打帶跑又走了幾百米,兩名毒販先後中槍,

沒了火力掩護,小面包接連中彈,一個急?停在路邊,接著三人分散逃開。

春麗持槍下車,緊追上去,透過破碎的後車窗,看到一人渾身是血,

躺在後座,另外三人正快速向路邊小山坡攀爬。

春麗大喝一聲“站住不然開槍了”說著瞄準了左側一人大腿,

扣動了扳機,然而代替槍聲的卻是“咯”的一聲脆響,子彈卡殼了。

逃亡的三人見狀,立時?住身形,為首的老大凶相畢露,

叫道“就一個婊子,有沒有家夥,大家料理了她”

“老大,不如抓了她,大家樂樂”花蛇在一旁搭腔。

“別廢話,先動手”旁邊的光頭,左肩上一片血跡,

顯然受了槍傷,只是他凶悍已極,竟然第一個沖了上來。

光頭沖到面前,右拳直取春麗頭部,春麗扔了手槍,

側頭躲過,身子欺近,俯身一掌排中光頭腹部,

光頭大叫一聲,被打得連退四五步。

旁邊的花蛇掏出一把小刀,直插春麗胸口,春麗側身躲過,

接著花蛇反手一刀直取春麗下體,春麗叫聲“好不要臉”,

擰身躲開,接著右腿連續踢出,?那間連攻十數腳,仿佛一時

有百十腿影將花蛇罩住,正是她成名招式“百裂腳”,

花蛇自是將十幾腳照單全收,一聲慘叫,飛將出去。

老大見狀,挺身向前,一招黑虎掏心直取春麗,春麗側身閃時,

又是一記橫掃千軍,兩招快速有力,顯然有些功底,

春麗身體一矮仿佛滑倒,卻是單手撐地,一腳掃向老大下盤,

老大哪裡閃避得了,頓時摔倒在地。

甫一照面三人雖然各吃了大虧,卻依然奮勇向前,一齊攻上,

春麗不願硬拼,先向後退去,依靠面包車搏斗,三人自以為得志,

發一聲喊,一齊撲上,春麗猛地一個高跳,在空中翻個跟頭,

直落三人中間,雙手一撐地,兩腿旋風般旋轉起來,

三人臉頰上頓時吃了一記旋風踢,眼前一黑,飛將出去。

春麗一個倒翻站起,對著地上哀叫連連的三人笑道

“這招倒打旋風腿味道可好”,

說著去揀地上的手槍,剛剛站起,春麗只覺一股異香撲鼻,

接著感到一陣眩暈。春麗暗叫不好,急退向後,卻一下撞入

身後一人懷抱,身後那人作聲攔腰抱住春麗,死死按住她兩臂,

右手握住一塊棉布,緊緊按在春麗口鼻上。春麗只覺一陣甜香刺鼻,

接著一陣無力感布滿全身,“麻醉劑”春麗一聲驚叫,又吸進一口。

春麗屏息用力掙動,力量消退的自己卻不能撼動對方,

眼見地上三人漸漸爬起,春麗右足急踏,狠狠踩中身後那人腳面,

若是平時的春麗配合自己常穿的半高腰靴,這一下對方的腳骨必定斷裂,

而現在只是讓他吃痛放開自己。春麗一脫開懷抱,立時一腳後踢,

踏中那人胸口,借勢身體向前,途中一個轉身,一個旋風踢正中沖上來的

老大肋下,只是力道已然大不如前,老大忍痛夾住春麗左腿,右手探出,

狠狠擊在春麗兩腿之間,春麗一聲慘叫,力道洩了一半,光頭跟上腳下橫掃,

春麗立時被放倒在地,花蛇立刻撲上前去,雙手死死按住了春麗的手腕,

接著那塊棉布又被按在了春麗臉上。

春麗屏住呼吸,拼命掙動,花蛇壓在春麗身上,頭臉卻埋在她的胸前,

隨著春麗的掙動,豐滿的雙峰一再地摩擦著花蛇的臉膛,

春麗羞得粉面通紅,花蛇卻是一臉的享受。

“快,這婊子在憋氣,讓他吸氣”老大叫道。

花蛇低下頭去一口咬住了春麗一邊的乳房,隔著衣物,

拼命的又咬又舔,春麗羞得一聲悶喝,又吸入了許多氣體,

抵抗逐漸微弱。

光頭跨上來說“看我的。”說著伸出右手食指,狠狠捅向春麗兩腿之間,

此時春麗左腿被老大高高夾住,兩腿大大劈開,毫無抵抗力,

食指隔著褲子竟然一下捅入春麗的玉門,春麗且羞且怒,一聲驚叫,

又吸了一大口氣體,身子一軟,徹底地墮入黑暗之中。

望著春麗柔軟無力的身體,老大狠狠說道:“媽的,這婊子真紮手,

要不是有秀才的妙計,咱們四個今兒可都要栽了”原來剛才出手襲擊

春麗的正是秀才,他並未中槍,只是用了光頭的血跡,偽裝中彈,

此時奇兵突起,奠定了勝局。秀才笑了笑,俯身把春麗的頭放在自己大腿上,

慢慢移去了棉布,

說道“咱們的趕緊撤走,看著警妞身手就知道來頭不簡單,我看......”

驀地,秀才喉頭仿佛被什麼東西扼住,眼睛直勾勾看著月光下春麗秀美的面容,

緩緩說道“這是,這是......”

“是春麗!”花蛇驚叫道,接著一臉淫笑,手上加力,狠狠地捏了一下春麗的乳房。

如果春麗醒著一定會後悔參加全球搏擊大賽,要知道對於黑道的人物來說,

那是他們最愛的節目,而那些美女格斗家也自然是他們永遠第一位的性幻想對象。

“這下咱們賺了。”光頭走過來猥褻地用手摸著

春麗被架起的左腿,說:“老子這一槍也沒白挨”

“待會兒你還她幾槍好了”花蛇猥瑣地笑道。

秀才一邊用右手從春麗腋下傳出撫摸她的右乳,一邊說道:“老大,此地不宜久留......”

正說話,遠處拐彎一束燈光亮起,接著一輛汽車向這邊開來。

秀才眼珠轉了轉,站起對同伴肇兩句,老大點點頭,走向公路,

攔住了汽車。汽車行近,卻是一輛廂如卡,看到這種情況,司機一愣,

接著拉開車門罵道“你丫找死......”後半句的話語便永遠留在了他的嘴裡,

因為光頭從另一側摸上來,扼住了司機的喉管。

老大扛起昏迷的春麗,一邊對肩上的美肉上下其手,一邊登上了小卡的後車廂,

不一會兒三輛汽車先後駛去,暗夜,剛剛過了一半,而對於春麗,這才是開始。

2

寂靜的黑暗被一束燈光劃破,一輛廂如卡飛快地駛在盤山道上,駕駛座上

花蛇一臉不高興地開著車,時不時回頭望去,透過車窗,可以看到車廂內

春色無邊的一幕正在上演。三名男子成品字型坐在城廂地闆上,

中間躺著的便是昏迷不醒的國際女刑警春麗,緊身的運動衣雖然還完好無損,

只是胸前鹿在三人反複舔弄下,留下了大片水漬,再加之春麗為了格斗方便

沒帶乳罩,兩個乳房的形狀清晰可見,薄薄的寶藍色衣料下更有兩粒堅挺的凸

起引人遐思,一雙矯健有力的美腿如今軟綿綿地被禿頭和秀才一人一個架在肩頭,

大大地打開,禿頭的右手不斷隔著衣服撫摸、撩撥著春麗的玉門,

一邊淫笑一邊喊道:

“秀才真他媽有一套,將咱們和這娘們的車摔在橋下,

更讓那卡車死機做了替死鬼,條子絕想不到咱們開了卡車走,

這就叫金單脫殼。這娘們兒我早就想上了,這回可要玩個夠”

“那是金蟬,條子也都不是傻子,她出事,國際刑警肯定要介入,

咱們還得小心”秀才笑著說,開始脫去春麗的跑鞋,一雙嬌小勻稱的玉足立時

呈現在眼前,在潔白的短襪映襯下更顯玲瓏可愛,秀才一把抓住,細細把玩起來。

“這次秀才立了大功,你第一個上這婊子”老大一邊說著,一邊使勁揉捏著

春麗的乳房,惹得昏迷中的春麗發出幾聲呻吟,只是在這三人聽上去更像是挑逗,

體內更是激情難耐。

“老大還是你來吧,只是她快醒了,先給她帶上銬子”秀才說著,遞上了春麗

自己的手銬,隨著一聲輕響,春麗的雙手被緊緊銬住,老大本已垂涎春麗美色多時,

見秀才推讓,立刻俯下身子,對著春麗的雙唇狠狠地親了上去,同時將春麗綽在懷裡,

接著兩手一分,將春麗運動衣的前襟一下扯開,兩個飽滿的乳房立時從破碎的衣物下

跳躍出來,粉紅的乳頭在昏暗的車廂內格外顯眼。

老大毫不客氣的一手捏住右乳,一邊粗魯地親吻著不幸的國際女刑警,

一邊翻身壓在春麗身上,右手向下狠勁地撕扒著運動褲,一旁的禿頭、

秀才也一齊幫忙,七手八腳地將褲子扒了下來,緊接著春麗白花花的美腿又被

大大分開,露出了兩腿間白色的狹小內褲。

老大最後惡狠狠地親了一下春麗,抬起頭叫道“媽的,今天才知道親嘴的味道,

以前算是白親了。”說著兩手滑向春麗股間,就要扯落最後的障礙。

“哦......”

隨著一聲呻吟,春麗秀眉微動,漸漸醒來,渾渾噩噩間只覺得胸腹逶感沉悶,

禿頭在旁邊大笑道:

“醒的真是時候,不過待會老子非得把你幹暈過去”說著伸出一只手,

猛揉春麗的左乳,春麗吃痛一聲驚呼,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卻是三張淫笑的面孔,

低頭一看,自己雙峰正被魔爪蹂躪。秀才剛要說話,豈料春麗驚怒之下,雙腿用力,

甩開秀才、禿頭的控製,兩腳分別踢中二人,接著雙腿回擺,一下瑣住老大的脖項,

老大一掙之下竟未掙脫,眼看春麗就要發力扭斷老大脖子,

忽然慘呼一聲,身子卻已癱倒。原來老大猝見驚變,慌亂中兩手依然順勢機械地將

內褲褪下,當玉腿加頸之時,急中生智,食指一捅,竟然破門而入,插進了春麗的花徑內。

最脆弱的地方驀地被敵人攻擊,春麗頓時失去了力量,三人趁機扳回了局勢,

將她死死壓住,春麗只好破口大罵:“你們這些混蛋,快放開我,這是襲警......”

“我知道,我們還要強姦,不,輪姦你哩”老大惡狠狠地說道,

邊說邊褪下自己的褲子,粗大的陽具昂然而出,對準了玉門,

同時左手撥弄著兩片陰唇,露出了粉紅色的陰道。“操,真他媽嫩,那些雞哪個比的了,

肯定沒怎麼用過。”

“別難過,咱們待會肯定給你補上這些年損失”秀才陰沉地說道,三人又是一陣淫笑。

聽到三人拿自己與妓女相比,憤怒的春麗一邊拼命的掙動,一邊大聲喝罵,

只是褪至腿彎的內褲阻礙了掙紮的力度。

老大一聲冷笑,雙手各抓住春麗的一個腳踝,一把將春麗兩腿舉起,秀才心領神會,

上前將內褲扯脫,一把塞入春麗口中,

說道:“春警官,您省省力氣,待會哥幾個伺候你的時候,你再好好叫床。”

春麗聞言,臉上羞憤的通紅,只是一串串詛咒到了口邊就變成了“嗚嗚嗚”。

驀地,春麗瞪圓雙眼,猛烈的搖擺著身體,只因一個溫熱潮濕的東西侵入了她的陰道。

老大伏在春麗兩腿間,右手一邊玩弄著她的右乳,舌頭則瘋狂地肆虐著她的玉穴,

左手也對著兩片豐美的陰唇上下其手。禿頭在旁邊一邊用兩個手指捏住春麗的乳頭把玩,

一邊說道:“老大,味道怎麼樣。”

老大頭也不抬地含糊說道:“好......好”

確實,春麗的玉穴,不但絕無半點腥騷之氣,反而有股淡淡的體香,

玉徑內壁更是溫暖柔軟,實在是不可多得的佳品。

老大舔弄一陣,雖然頗為享受,只是春麗玉門內除了自己的唾液,似乎並無多少體液

滲出。老大怒道“操,老子這麼伺候你,你丫倒裝起玉女來了,該你伺候老子了”

說著將自己的陽具頂在了春麗玉門外。

“來,聽聽咱們春警官有什麼說的”秀才笑著將春麗口中的內褲取出。

“混蛋,我絕不放過你們的......阿”春麗甫一張口,便是一連串怒罵,

老大卻不待她說完,說道“廢話少說,還是讓老子的老二來發言罷”,

接著挺槍向前,粗大的龜頭一下頂開兩片陰唇,擠入了陰道,將春麗後面的詛咒

變成了一聲慘叫,老大拼命地聳動屁股,粗大的陽具終於橫沖直撞地完全進入

春麗窄小緊密的陰道,柔嫩的肉壁立刻緊緊纏繞在陽具的周圍,

仿佛萬千的小手一齊對它進行按摩。

“我操,真他媽緊,爽歪了”老大大呼一聲,將陽具退回洞口,再次全力沖刺,

“噢......”春麗優勢一聲慘叫

“對,對,使勁叫,叫好哥哥幹我”旁邊的禿頭淫笑著叫道。春麗聞言,

立刻閉緊嘴巴,狠狠地盯著三人,若是目光可以殺人,只怕三人早已粉身碎骨。

“操,還跟我耍狠,老子非把你操的叫春不可”老大說著,立即加快頻率,

仿佛打樁機一樣狠狠地抽插起來。春麗再也不能維持冰冷的表情,兩條蛾眉糾纏

在一起,皓齒緊緊咬住下嘴唇,兩眼緊閉,承受著老大的肆虐。

老大狠狠抽孳4、5分鍾,眼見春麗下嘴唇幾乎咬得滲出血來,臉色也蒼白許多,

下體也漸漸覺得有體液流出,想來她是忍耐不住,於是更加一把力,瘋狂的抽送起來,

想要將這天下聞名的女警奸至高潮,只是2、3分鍾過去了,沒有讓春麗高潮,

老大自己卻忍不住了,只見他“謔謔”連聲,兩眼上翻,忽然猛地抽出陽具,

一波精液立時噴薄而出,直射在春麗小葷上,接著是第二波、第三波,

不一會春麗平坦緊繃的小稜布慚汙穢的痕跡。

春麗感到老大將要射精,本擬大叫,只是看到老大抽出陽具,才硬生生忍住,

眼見老大的精液盡數射在自己小腹,臉上嫌惡之惜卻夾著一絲不易覺察的安慰。

只是這一切都被秀才看在眼裡。老大射精後無力地趴在春麗身上,意猶未盡地

撫摸著身下美妙的胴體,只是射精太快臉上有些掛不住,

嘴上狠狠地說:“媽的,真是小妖精,老子一不留神竟被她幹倒了”

“她長得天仙似的,又是有名的警察,也難怪忍不住,等幹習慣了

自然有您大顯神威的時候”秀才笑著說道

“好,秀才該你了”老大有了台階,又狠狠捏了一把春麗的乳房,退到一邊。

禿頭本來箕指望第二個上,卻又懼怕老大威勢,只得綽起春麗一條美腿,

將陽具在上面蹭來蹭去

秀才不急不徐地來到春麗身前,伸出兩手攀上她傲人的雙乳,

兩指夾住粉紅挺立的乳頭,細細把玩,接著俯下頭去,伸出舌頭,

靈巧地在右乳乳頭上打轉,接著一口含住乳頭,用牙輕輕的咬噬、咀嚼,

另一只手則垂下去,輕輕撥開大陰唇,找到陰核所在,溫柔的愛撫、挑逗起來。

“操,秀才你丫就是麻煩,上次強姦的那娘們兒輪到你就用了小半小時

又親又摸的,每次在你後面真他媽......”禿頭不滿地喊道,

但看到老大瞪了自己一眼,也就不敢作聲,只得恨恨捏了春麗大腿一把。

秀才也不吱聲,只是反複玩弄,挑逗著身下的美人。

漸漸地,春麗雙頰飛上一股潮紅,小嘴微張,呵氣如蘭,玉徑內一股花蜜緩緩流出,

秀才得意地笑道:“我這招‘輕攏慢撚抹複挑’如何”

說著右手蘸了些花蜜,放入口中,“甜鹹適中,滴滴香濃,意猶未盡”

“你丫就別泛酸了”禿頭忍不住又罵道。

“禿頭,每次我玩完的女人,不都乖乖聽任咱們地擺布了,

上次那女人等你上的時候,不是主動抱著你求歡?別得了便宜賣乖。”

說完看也不看窘迫的禿頭,綽起春麗的脖項,狠狠吻了上去。

“阿!”秀才突然觸電般地跳起來,嘴上已然留下了兩粒齒痕,滲出的鮮血

讓秀才的面孔一下變得猙獰起來,春麗毫不畏懼地瞪著秀才,嘴角還留著一絲血跡,

剛才本已略顯迷離的眼神重新變得堅韌起來。

一時車廂內陷入寂靜,只有禿頭臉上掛著幸災樂禍地笑容。

”哈哈,好”忽地秀才笑了起來,接著雙手離開乳峰,一下綽起春麗的雙腿,

春麗身體立刻劇烈震動起來,竭力想掙脫對方的擺布,只是剛才老大的姦淫消耗

了春麗大量的體力,再加之雙手被銬在身後,幾次掙紮後終究被秀才按住,

秀才冷笑一聲,下身一頂,陽具破門而入。

春麗羞怒之下,索性閉上眼睛,默默承受著對方的姦淫。秀才的抽插卻不同於老大

的一味突進,有深有淺,有快有慢,顯然是竭力挑逗春麗,希望把她奸上高潮來找回場子。

姦淫整整持續了20分鍾,春麗依然毫無反應,只是玉徑的內壁卻開始本能的蠕動、收縮,

仿佛在主動愛撫、套弄著秀才的陰莖,秀才只覺下身快感如潮,

連忙放緩了抽動頻率,伸出手來,揚手打了春麗一記耳光。

春麗睜眼怒視秀才,兩腿一陣掙紮,秀才控製住春麗的雙腿,陰沉地說道:

“春大警官,你既然被咱們幾個操了,不如咱幾個都給你下上種,生個孩子看看像誰?”

“阿”秀才話一出口,春麗只覺眼前一黑,一聲驚呼脫口而出,

接著語無倫次地說道:“不要,不要,你們都已經對我這......這樣了,

還要如何.......”說道後來,語調卻已低沉軟弱。

“當然是射在你的小穴裡阿”旁邊的老大和禿頭一齊叫道。

看到剛剛還倔強無比的女警在自己恫嚇下,突然間流露出小女兒態,

秀才自覺誨出的暢快,緩緩說道:

“如果不射,倒也可以,只不過要你答應個事情......”

春麗看到事情有轉機,小聲問道“答應什麼”

“你剛才咬了我一口,現下我老二可要找回場子,也要你的櫻桃小口服侍,嘿嘿”

“呸,白日做夢”春麗怒罵道,被自己追捕的罪犯強姦已然令她羞憤難當,

現在他們竟然要她口交。

“既然春大警官不賞臉,那麼就讓你下面的小口接著咱的子孫吧”說著秀才

又開始抽插起來,嘴上更是“恩阿”個不停,隨著速度加快,

秀才大喝道“要......要出來了”

“不”春麗忽然叫道,“我答、答應你,不要射在裡面”秀才聞言立刻停了下來,

壞笑地問:“答應什麼?”春麗瞪了他一眼,把頭甩在一邊,低聲說道:

“用......用......用嘴”

秀才扳過頭,盯著春麗的雙眼,惡狠狠地說:“說我為你口交,快說”

春麗只是對他怒目而視,嘴唇幾次翕動,卻沒用回答,秀才挺動了一下下體,

“快說”

春麗喝道:“我答應你,你可不能不受信用,要來就來,我不會說的”

秀才也怕鬧僵,於是笑道:“好,咱說到做到”俯下身去,吻向春麗,

這次春麗卻未反抗,只是緊閉雙唇,不讓秀才的舌頭頂入口中。

良久,秀才拔出陰莖,和老大、禿頭將春麗擺弄到跪在自己面前,

由二人按住肩膀,接著自己右手扶著陽具,貼在了春麗朱紅的雙唇上,

雖然自己已然答應口交,只是事到臨頭春麗依然難以接受,秀才見狀,

也不著急只是用自己的陽具在絕美的臉蛋上蹭來蹭去,不一會春麗的鼻翼、

臉頰都留下了閃閃發亮的痕跡。
猜你喜欢
寡婦丈母娘【完】
另类其它
1000次观看   2019-08-31 21:47:44
出租屋性事
另类其它
1000次观看   2019-08-01 16:48:48
女經理的成熟韻味
另类其它
999次观看   2019-11-22 12:55:03
和老外玩就是爽
另类其它
999次观看   2019-08-10 21:55:34
一個志願軍戰士的奇遇
另类其它
998次观看   2019-11-17 14:25:36
夜半Pub
另类其它
998次观看   2019-11-08 14:47:54
店東情趣
另类其它
998次观看   2019-08-08 20:14:34
饑渴的國中妹妹
另类其它
997次观看   2019-08-22 19:21:58
热门另类其它
寡婦丈母娘【完】
另类其它
1000次观看  
出租屋性事
另类其它
1000次观看  
女經理的成熟韻味
另类其它
999次观看  
和老外玩就是爽
另类其它
999次观看  
一個志願軍戰士的奇遇
另类其它
998次观看  
夜半Pub
另类其它
998次观看  
店東情趣
另类其它
998次观看  
饑渴的國中妹妹
另类其它
997次观看  
按摩棒向陰道和肛門插
另类其它
997次观看  
老公給我的一次奇特經歷
另类其它
996次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