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乱的小鞦

views所属分类:另类其它
拼音:yinluandexiao;发布于 2020-01-15 21:13:21
收藏


事情的发生,开始于一个午后,且不去计较是何时,就是一个午后。

那一天,刚过中午一点,我正闷得发慌,在一个朋友处和三几个熟人一起泡茶、砍大山,阿国突然提议︰「反正沒事,去一趟淡水如何?」

说走就走,却只有我和阿国二人。

开车的是阿国,车子一边走,一边想着去那家,很快的达成协议,挑的是一家很便宜的小茶室,我们以前去过,桌面300、小费200,目标是一个叫小莉的。

很快的到了目的地,却见大门深锁,我和阿国对望一眼,怎么回事,难道又被取缔了,我上前敲敲门,一点回应也沒有。

和阿国站在深锁的大门前,活像两个呆瓜。

怎么办?

来都来了,却碰上了深锁的大门,阿国说︰「要不然去找我那老相好!」

「哪一个、你的女人那么多个,你是说哪一个?」我无不可的回着。

「干!那有那么多个,不就是小娟!」阿国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手机。

「嗯!」我一边答着,一边拿起香烟,往旁走了几步,站在隔壁另一道深锁的铁门前。

回头看了看阿国,深吸一口烟,这口烟尚未吐出,那道深锁的铁门突地打打开一条缝,探出了一个女人头来。

一口烟「唿」的喷出,差点呛着,急叫阿国︰「阿国、小莉…」

这个女人就是小莉。

阿国勐回头,望着小莉,一张嘴张的大大的;搞了半天,原来我们按错铃,难怪敲了半天门也沒人应。

小莉热烈的迎进我和阿国。

两人一坐定,我问阿国︰「找到小娟沒?」

阿国苦笑了一下︰「找到了,她在等我们!」

和阿国对望了一眼,怎么办?

小莉挨着阿国坐着︰「小娟啊!叫她先来这儿,等下你们再一起过去。」顿了顿又道︰「小莉那儿女孩比我们这儿年轻、漂亮多了,又都是长头髮!」

我一听长头髮,眼睛一亮,年轻不年轻倒沒什么,逛茶室这档事,哪有什么漂亮不漂亮的,不过几百块台币,又挑什么挑。

眼前这一个小莉,和坐我旁边的另一个女孩,也不知她叫什么,年纪都还不太大,看起来都不超过40(以我们的辈份来说,40以下的女孩都可以称为幼齿了,至于更年轻的,如30以下的,那更少了),不过、长髮女孩,在这种小茶室里,还真不多见。

朝着阿国点点头,︰「行、就这么办!」

阿国再一次拿起手机,拨通了小娟。

这一下功夫,我身旁那女孩已捧起热茶︰「我叫阿月、先生贵姓?」

呆了一呆、「阿月」,还真她妈的这么巧,不久前我在另一个地方,另个场合里也碰上一个「阿月」,如今这一个也叫「阿月」,摇摇头、看了看这个「阿月」,脸蛋倒不怎样、T恤下鼓鼓的前胸,短短的裙子,半截大腿白白的。

喝了口热茶,嚥了口口水,再度摇摇头,这个「阿月」,当然不是那个「阿月」,同名罢了,我开口道︰「叫我眼镜行了。」阿月一个身子已靠了过来。

阿国搂着小莉,看了我一眼,他知道我和「阿月」的一段露水姻缘。

(阿月的故事可在元元图书馆找到,有兴趣的朋友请自行寻找。)一手搂着这个阿月,一手放在她那白白的大腿上,到底是年纪的关系,这个阿月看起来不年轻了,大腿看来白白的,摸起来可不怎么样,少了那种少女特有的滑腻感觉。

阿月用整个胸贴着我胸膛,鼓鼓的双乳压着我胸膛,两团硬硬的感觉传进心里,两只手已摸上我裤裆,隔着长裤,正努力的搓着我阳具。

我一只手绕过阿月的脖颈,由T恤的领口往下摸,两指捏着阿月的乳头,一下又一下用力捏着,另一手由阿月的大腿往内摸,一下子就摸到那鼓起的一团,手指一勾,挑起三角裤边缘,食指一按,正按在那裂缝上。

阿月「嗯」了一声,两只手努力的隔着长裤搓着我的阳具。

手指在阿月的裂缝上上下下地摸着,我找着了阴核,食指揉着阴核,中指一突,往阿月的阴道里插进。

一团嫩肉包裹着指头,我一下一下的往里挖,阿月的两腿左右分着,短裙往上拉,露出的大腿白白的,可惜,手指触处,幹幹涩涩的。

另一边阿国和小莉也忙成了一团,桌面上不见任何手臂,四个人分成两团,这就是淡水的茶室风光。

我忙了半天,阿月这女孩也极力配合,我却有一种好累好累的感觉,手指在阿月的阴户再用力按了几下,我慢慢的将手指自阿月那干涩的阴户里抽出,拿起桌上小方巾擦了擦手,拿起香烟,点着火,慢慢的吸着。

阿月看了我一眼,沒说话,拉下了裙子。

有些不忍的,我还是将手放在阿月的大腿上,一下一下的搓着。

时间慢慢的过去,那一头阿国和小莉也停下了爱抚,正在低低的说着,有一句沒一句的。

气氛似乎有点低迷,敲门声适时响起,一个女孩走了进来。

顶着一头烫过的短髮,一袭黑色低胸长裙,白晰的皮肤,胸前乳沟深陷,阿国的老相好,小娟进来了。

迅速的打过招唿,小娟、小莉、阿月原本就是熟人,几句场面话交待后,我付了帐,区区台币700,跟着小娟走出了小莉这一家。

又坐上阿国的车,跟着小娟到了她的地盘。

小娟这家和小莉那家完全不同,小娟这儿干净、明亮、清洁,高级多了,小房间里摆的是一张圆桌,几张靠背椅,磨石子地面,外加一组卡拉OK。

陪着我们进来的,除了小娟,还有另一个女孩,长长的头髮披肩膀,榇衫、长裤,瘦高身材,站着和我一般高,白净脸庞略施脂粉,看来30多吧,年纪不很大。

小娟待我坐定了,笑着说︰「陈先生,这是小秋,好好疼我们小秋。」

小秋双手捧起热茶,微微笑着︰「我叫小秋,陈先生多照顾。」

一股芳香迎面而来,却不是茶香,淡淡香味来自小秋,我深看一眼小秋,白净的脸庞,看来30多了,五官端正,说不上漂亮,嘴角老是挂着微笑,这女孩看起来不错,第一印象很好。

我捧起茶︰「你好!」喝了一小口。

小秋看着我深深的笑着。

我不知她笑什么,也不知如何回应她,只好拿起烟,小秋抢着拿着打火机,替我上了火。

那一头,小娟也开了口︰「陈先生,我们小秋可以吧!」

我还来不及回答,阿国也抢着道︰「小秋,我们小陈可古意的很,你可別欺侮他!」

小秋看着我,微微的笑着。

三个人、你一句、他一句的,小秋又看着我深深的笑着,搞得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好闷声吸着烟。

小秋右手一伸,握着我的左手,左手又叠在我手上,将我一只手包在她骄嫩的手中,用力的搓着,一下子更令我不知如何开口。

小秋握着我的手,笑脸盈盈的道︰「要不要唱歌?」

「我只会唱国语歌。」在这种风尘里唱的差不多都是台语歌曲,我却不会唱台语歌,只好老实的说着。

「你喜欢什么歌,我帮你点。」小秋笑咪咪的。

「月琴、有月琴吗?」我脱口而出。

「有!」小秋放开我的手,站起转身拿歌本,望着她的背影,我好像有一些迷失了。

一首歌一首歌的唱着,我们沒有喝酒,至少过了30分钟,我始终沒有碰小秋,除了刚开始小秋握了我们的手。

过了一大段时间,麦剋风转到阿国和小莉手上,我才有空和小秋坐下来,望着小秋那浅浅的笑容,长袖的衬衫,我实在奇怪自己,进来这么久了,居然碰都不碰小秋。

狠下心,左手一伸,搂着小秋肩膀,右手捏着小秋衬衫的钮扣,看着小秋,小秋又笑了,点点头;我心一狠,解开钮扣、右手一伸,一个柔柔软软的乳房满把握着,用大姆和食指捏着小秋的乳头,轻轻揉着,触手处一片滑嫩,小秋斜身一靠,整个背嵴靠着我,玉手一伸,落在我裤裆上,隔着长裤,搓着我的阳具。

我轻轻的揉着、摸着小秋的乳房,揉完了这边换那边,小秋一直靠着我,一声也不出,那边,阿国和小娟却一首歌一首歌的唱着,一些也不打扰我。

小秋那柔柔软软又滑嫩丰满的乳房,我一下一下的摸着揉着,时间似乎过去不少,也不知是如何改变的,我试着拨开小秋的长髮,寻着她的耳朵,轻捏着、一下一下的,小秋轻哼几声,我头一低,咬着小秋的耳垂,轻轻的拉着、舔着、吸着。

小秋轻轻的笑着,挣脱我对耳垂的攻击,转过头来,细声的说着︰「我很敏感的…」

「敏感、那好,我要摸一下!」我装出很急色的样子。

小秋吃吃的笑着,我右手下伸,落在小秋的两腿间,隔着长裤,手掌包裹着小秋的阴部,一股温暖透过手掌传到心侃里,另一手仍在小秋的乳房上。

解开钮扣,是的,小秋的长裤不是拉炼,而是钮扣。

从解开的钮扣中,我伸进右手在小秋的三角裤上,又是一股热气透过掌心,小秋「嗯」了一声,头一转,涂着红色口红的樱唇凑着了我的唇,深深的就是一吻。

我的左手摸着小秋的乳房,右手在小秋的三角裤上,嘴唇吻着小秋,这一会儿,我似乎已不清楚身在何处了。

摸着三角裤的右手传来湿湿的感觉,我将小秋三角裤拨往另一边,指头直接接触小秋的阴户,湿漉漉的一片。

顺着湿漉漉的阴道,我区起一节指头往里扣,轻轻地,一个圆圈又一个圆圈的画着,小秋一声一声的哼着。

忽然,小秋一挺身,推开了我在她阴道里的手,骄喘嘘嘘的,低着头斜着脸看我,嗯!满脸嫣红,恍若涂了一层胭脂。

我嘘口气,拿起小方巾擦了擦手,看着小秋自行扣上钮扣,点着烟,长长吸了一口。

小秋扣好了钮扣,又抓着我的手,依偎在我怀里,仰着头,深深的看着我。

阿国和小莉仍在唱着歌,好似刚刚的一切,他们都沒看见似的。

依依不捨的和小秋道別,小秋不似一般女子,临走叮咛何时再来,她只是看着我,深深的深深地…

再见小秋,已是十天之后。

几个朋友坐满一车,我、阿国和另外三个朋友。

一进小秋的店门,正碰上小秋,小秋笑咪咪的「嗨」了声,立刻上前,搂着我臂膀,半个骄躯靠在我身上,行进间,丰满的乳房靠着我臂膀,那种软绵绵又带点弹性的感觉,顿时使我未喝已先醉。

几个人一坐定,接着的介绍、敬酒,似乎全和我无关,小秋一方面招唿我,一方面又像个女主人似的,一一的和我的朋友周旋,我则像神座上的佛像似的端坐着。

一阵忙乱后,小秋又贴着我,紧抓着我的手在轻搓着,看着小秋的穿着,榇衫、裤裙、裤袜,露出一小截缐条优美、匀称的小腿,我依然端坐如仪。

待我将小秋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后,小秋稍转了一下头,正视着我,白嫩的脸庞、红唇微张,双臂一伸,抱着我脖颈,不是火热、而是微凉的嘴唇,印上我的唇,双唇一碰触,小秋舌头就如灵蛇一般,一下就深入我唇内,轻啜着小秋的唾液,吸吮小秋的舌尖,一忽儿、小秋将我舌尖吸过去,舌头相互纠缠着,我将小秋抱得紧紧的,舌儿交错,丰胸压挤着,裤裆里的阳具已昂起,久久才分开,小秋脸庞略显殷红。

我这边忙着和小秋亲吻,另一边的朋友们则忙着喝酒、唱歌,当然也搂着女人。

歌声飘扬中,小秋拉着我︰「我们跳舞去!」

卡拉OK和桌子间有一小片空地,跳大动作舞当然不行,华尔滋或三贴却足足有馀;和小秋手拉着手,歌声中相拥一起,脸颊贴着脸颊,胸膛紧贴着小秋丰满的双乳,下腹也紧贴着小秋的下腹,立刻的,本来就已昂起的阳具,在小秋柔软骄躯的磨搓下,立即昂首上翘,小秋的反应是立即的,吃吃的笑着︰「那么快就硬了?」

我只有张开口,傻笑着,小秋笑着,红红的樱唇又凑过来,迎着小秋那红红的樱唇,我头一斜,一口又吻下去。

这一下,是真正的三贴,唇、乳、下阴全贴得紧紧的,发至小秋身上的淡淡香气,丝丝的沁进鼻端,柔若无骨的骄躯抱满怀,我有一种迷失的感觉。

在一阵掌声中,歌声停止,朋友们热烈的鼓掌,小秋依然拥着我,骄声道︰「幹什么,沒见过我们夫妻亲热呀!」话一落,玉臂圈颈,红唇又印上我唇,「波」的好大一声。

又是一阵掌声响起︰「对、这就对了!」朋友之一高叫着。

「知道了,老公喔!」小秋应声中,又是一个吻落在我唇上。

一舞既罢,重新回座,小秋慇勤的挟水果送进我口。

口里嚼着小秋送进口的水果,身子稍斜,右手已经放在小秋穿着裤袜的大腿上,顺着裤袜往内摸着,小秋半个骄躯倚靠着我,头微昂,轻声道︰「今天不方便,人家那个来了!」

「哦!」我一声轻叹,慢慢将手抽回。

「下一次、下一次,好吗!」小秋的声音带点哀求的语调,陪罪似的拉着我的手,往自己乳房上隔着衬衫用力按着。

我笑了,一些也不在意小秋因为月经而不能摸她那温湿的小穴,虽然我极怀念小秋那稍加挑逗即湿漉漉的阴户;脑海中还记得小秋那一片淋漓的肉缝,我之所以再来,全是想重温小秋那温暖,柔嫩又湿淋淋的裂缝,迷人极了。

一手按着小秋的丰乳,稍嫌不足,我立即两手圈抱着小秋,左右双手一边一个,一齐按住小秋左右双乳,用力的握了一下,对着小秋道︰「隔着衣服怎么过瘾!」

小秋「嗯」了一声,头一昂,亲了我嘴唇一下,拉着我手往自己领口内塞,滑嫩丰乳立即满手握着。

整只手掌掩盖着小秋丰乳,是真的丰乳,一手盖不满;我用手掌轻揉着,一圈一圈的揉,小秋硬挺的乳尖抵着我掌心,改用两根指头轻捏着小秋那发硬的乳头,揉着、揉着。

小秋整个身子软绵绵的靠着我胸膛,紧闭着双眼,纤纤玉手放在我裤裆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搓着,剎那间,整个房间似乎不再有第三着,恍惚中,我已不确定到底花钱的大爷是我或者小秋是花钱的大爷了。

虽然沒有激情,回味依然无穷!

离情依依,只好傚法「我们的朋友」徐志摩那「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精神,和小秋道別,却不知她是否能体会。

尔后的几天中,朋友们经常提起小秋,似乎认定了小秋是我「马子」,这一点我虽不想承认,却也不想否认。

几次的闲谈中,见过小秋的朋友们极力的称赞,这给我极大的安慰,虽然我心里另有一种打算,两次邂逅,小秋始终沒有给我她的电话,这一点很重要;当然,我也沒有给她我的电话,这使得我和小秋之间隔着一道鸿沟,男女之间沒有电话交换,可以表示交情还不够深,尤其小秋身在风尘,虽然她给了我极大的抚慰,沒有留下电话,就表示想找她,得到她上班的地方去,这一点真的很重要。

除此之外,经过朋友们的吹嘘,使得我见小秋,变成一件很难的事。

一直拖了好久,至少半个月后,才再找上小秋,这一次是四人同行。

去之前,先由阿国电话连络他「马子」小娟,敲定行程,确定小娟和小秋都在,一行四人这才上道。

仍然和上次一样,小秋一见我就搂着我臂膀,半个胸一个乳房压着我的臂膀紧紧的,那软中带硬的感觉又使得我小腹一阵热。

照例的,先看一眼小秋的穿着,和上一趟一样,衬衫,裤裙,裤袜。

进了小房间的繁忙,一切如同公式,一成不变。

小秋和我的朋友们对过了酒后,斜靠着我,我抚着小秋的头髮,和小秋脸对着脸,白白净净的脸庞,略施薄粉,一头长髮过肩膀,淡淡香味沁入鼻,我手一紧,将小秋拥入怀,唇对唇,亲了下去。

舌尖互碰、吸吮,久久才分开,我一手搂着小秋,一手拿起烟,小秋一边替我上火,一边说着︰「要不要给你我的电话。」

我看着小秋,点点头。

真是奇怪,这几天我才在想,小秋连电话都沒给我,现在居然要给我电话,哈!要给,就收下了。

「我出去一下。」小秋说着,又亲了我脸颊一下。

「嗯!」我答了一声,继续吸着烟,看着朋友们与女人拼酒。

小秋很快的进来,将一张纸塞进我衬衫口袋,又拥着我唇对唇亲了一下,转身和人大声的说着。

从口袋理掏出那张纸看了看,三个电话号码,两个号码写着「店」,那是我们现在这个地方的电话号码,另一个号码沒写属谁,就是十个阿拉伯数字,我知道那是小秋私人手机,慎重的将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收进皮夹理,小秋笑咪咪的看着,又亲了我一下。

拉着小秋坐着,我先隔着衣服在小秋的乳房上搓着,小秋「嘤咛」声中,一手放在我裤裆上搓着我的阳具,身子软绵绵的靠着我。

我心中早有一份打算,小秋既已给我电话,过几天我得试试,今天就別太急色了。

馀下时间我不太挑逗小秋,紧止于拉手、接吻,偶而摸摸乳房,唱个歌。

临走时,小秋只说一句话︰「打电话给我!」

「当然。」我回答着。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小秋的电话始终存在我的皮夹里,我强迫自己別太快打电话给她,虽然一想起小秋那湿淋淋的小穴,心理总有一股冲动,一直到了那一天,台北的天空下着雨。

时间还是午后,和阿国又碰了头,下着雨的日子,大伙的工作心情似乎被冷却了,我提议去找小秋,朋友们不太贊成,他们说找小秋只是便宜我一个人,因为每次到小秋那儿,小秋固定陪我,阿国则有小娟,其他朋友沒有目标,每次的女人都不同,一回来算起帐,大伙平均分摊,朋友们认为不算,不如去唱歌,沒有女人,大家公平。

幸好阿国帮着我,几经协调,朋友们还是表现出了力挺到底的义气,临上车前,我打了个电话给小秋,确定不会空跑一趟。

拨通小秋的号码,那一头传来小秋的声音︰「哪一位?」

「小秋,我姓陈,知道我是谁吗!」第一次打电话给小秋,深怕她认不出我是谁。

「知道,我听得出你的声音,给你电话好几天了,这才记得我!」小秋的声音带点哀怨。

「今天有空想去你那儿,你上班了吗?」

「怎么那么巧,我们休息几天了!」

「哇!怎么回事,警察取缔呀?」回头看看大伙,看看大家的意思如何!

「叫她出来唱歌,看她怎么说!」阿国说着,另外二人也表示可行。

「哪有,我们老闆娘生了病,暂时休息啦。」小秋的店沒有老闆,只有老闆娘,老闆娘一生病,店理沒人作主,众家姊妹只好休息了。

「那怎么办,你在哪儿?」

「在○○医院,反正沒事,看看老闆娘……」

「要不然我去接你,我们去卡拉OK!」我试着邀她,看她如何回答。

「你们几个人呀?」小秋的回答沒有任何犹豫。

「四个罗,阿国也在。」

「那你来,小娟也在这儿。」真是巧了,小娟也在至少公平些,否则四个大男人只有我有女伴,又要引起公愤了。

「马上到,10分钟,女和小娟到大门口等。」

「知道了,拜!」

「拜!」挂上了电话,看着朋友们,朋友们点点头,表示可行。

事情就算定了,小秋的表现良好,接着就是我表演了。

在卡拉OK店里,四男两女坐了个大桌,桌上摆满各种食品和啤酒。

朋友们喝酒、唱歌,小秋却依偎在我怀里和我手儿相握,手拥玉人纤腰,我在小秋耳边轻轻的道︰「好想跟你好一次?」

「嗯、你不乖!」小秋笑容满脸的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贴着我耳朵又道︰「可是现在一出去,他们都知道了。」

「两情相悦,不管他人如何,我们走!」我向阿国比了一个出去的手势,阿国挥挥手,和小秋拉着手走出卡拉OK。

一只小雨伞,拥着小秋共步雨中,我有一种重回少年的感觉。

进了宾馆的房间,小秋先进浴室放热水,我坐在床边的沙发上点起一根烟,小秋把皮包往小茶上一甩,站在我眼前衬衫纽扣一颗一颗解开,脱掉衬衫后,一副半托式鲜红乳罩首先映入眼帘,接着解开长裤纽扣,小秋娇躯轻摇,长裤自行往下掉,就在我身前二尺距离,白白的大腿紧挟着,小小一条鲜红三角裤,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半裸的小秋,生理立刻反应,小腹一阵发热,阴茎微抬,小秋转了一圈,往我怀理一落,双手圈着我脖颈,就是一个香吻。

慌忙按熄手中尤再燃着的香烟,双手抱着小秋,背嵴处触手细腻,我上上下下一阵游走,享受那手掌传来的舒适感,也享受着胸前丰满双峰的压挤。

四片嘴唇紧贴着,小秋香舌在我口中翻捲,淡淡香气充斥着,裤裆里的阴茎更挺了,抚着小秋背嵴的手寻着乳罩勾勾,两指一错,小秋乳罩已解开。沒有阻挡的背嵴一片滑腻,由上往下,右手穿过三角裤直入股沟中,小秋「嘤咛」声中四片嘴唇分开,站起身、甩掉乳罩奔入浴室,恍惚中我只见双乳在我眼前一晃,活色生香的美人娇躯已不见。

站起身,却见小秋从浴室里探出头来,批肩长髮往下垂,赤裸的手臂向我招了招︰「来呀!」旋即又沒入浴室理。

这一刻,我的阴茎已暴涨,自行脱了衣,挺着高翘的阴茎进了浴室,小秋全身浸泡在浴池里,浴池水半满,饱满的乳房骄傲的挺着,乳头略显黯红,鲜红三角裤搁在卫生纸上,我正在犹豫,小秋却吃吃的笑着,看着我高翘的阴茎,招着手道︰「进来呀,还站着幹嘛!」

跨步进浴池,小秋双腿一开,四条腿交错,细腻的触感让神经好舒适,小秋滔着水从我肩膀往下淋,温热的水流过胸膛,其实此刻我已不觉温度如何,双手握着小秋丰满的乳房,软绵绵的,指头轻揉着乳头,小秋双手也握着我硬挺的阴茎,正轻轻揉着。

和小秋邂逅已一月有馀,此刻才赤裸相对,却又是气氛十足的鸳鸯浴,这种旖旎气氛在我结婚初期曾短暂享有,近二十年已不曾再有过,如今和小秋共享鸳鸯浴,心理这份激动久久不能停。

小秋一直搓揉我阴茎,我则努力揉着小秋双乳,一些也不像洗澡,小秋嗯嗯哼哼的,无奈浴池实在太小,我拉起小秋匆匆擦干身上水渍,往床上去。

洁白的床单上,躺着小秋赤裸的身躯,丰满的双峰骄傲的顶着乳尖,双腿笔直併拢,小腹下三角型阴毛覆盖着,肤色并不顶白,却仍细腻,匆匆浏览一遍,我一头已埋进小秋双乳,用嘴咬着、用手揉着,小秋却和我阴茎交上了劲,正努力的揉着。

分开小秋双腿,左手先在细腻的大腿搓着,再侵入小秋阴户,触手处已潮湿一片,手指一下一下揉着,小秋又是「嗯嗯哼哼」的一声接着一声,我吻着一个乳头、用手揉着另一个乳头,在阴户的左手食指顺着小秋湿漉漉的阴道往小穴内直入,小秋「嘤咛」声中,我食指一下一下的直叩,淫水顺着指头的进出而往外流,每一下的深入,小秋一声声的哼着,在一声长长的「哦」声中,小秋的屁股高抬、再抬,小穴一阵收缩,高抬的屁股无力下垂,小秋的第一次高潮来了。

紧紧抱着小秋,食指仍深深的插在小穴里,我亲吻着小秋,小秋看着我,双手抱着我,吻着我。

抽出插在小穴里的食指,我跟小秋说︰「该我了,我喜欢你在上面。」

小秋「嗯」了声,跨坐在我身上,扶着我硬挺的阴茎,屁股一沉,阴茎已沒入小秋湿淋淋的小穴里,小秋双手按住我胸膛,骄喘嘘嘘的套着阴茎,我双手分开捏着小秋双乳乳头轻揉着,小秋每一下的套动,都让阴茎深入子宫,一下一个骄哼,沒几下功夫,小秋又一阵抖,整个身子叭在我身上,阴道阵阵的收缩,又来了一阵高潮。

这一次我紧抱着小秋,小秋喃喃地在我耳边说着︰「好舒服……哥……我好舒服……」

双手在小秋细腻的背嵴抚着,我说︰「小秋、我还硬着呢!」

「我知道……哥……我知道……让我休息一下……」小秋的高潮似乎还在,紧抱着我骄喘着。

趁着小秋高潮未退,我紧抱着小秋,艰难的翻了身,小腹紧贴着小秋的小腹,将小秋压在身下,我一下一下的抽动阴茎,小秋双腿大张着,嘴里一声声的叫着︰「哥哥……好舒服……好舒服……哥哥……」

阴茎在小穴里进出,小秋的小穴并不紧凑,年龄的关系而稍显宽松,小秋似乎也觉不过瘾,叫着︰「挟起来……哥哥……让我腿挟起来……」

移动双腿让小秋的双腿并着,挟紧的双腿,果然让小秋的小穴紧凑了些,我抱着小秋,阴茎用力的插入、抽出、又插入,耻骨碰着耻骨,小秋一声声哥哥、哥哥浪叫着。

紧抱着我的小秋忽的抱得更紧,嘴里丝丝的吸着气,我知道她又快高潮了,果然、小秋叫着︰「哥……来了……来了……我又来了……」

阴道里一阵又一阵的收缩,一股热流迎着我的龟头而来,使得我一阵抖擞,迎着小秋洩出的阴精,我用力的冲刺,小秋却紧抱着我,哀哀的叫着︰「停一下……哥哥……停一下……」

趴在小秋身上,我上身微抬,半侧着身子,抚摸着小秋乳房,指头轻捏着乳尖,我说着︰「好吗?」

小秋半瞇着眼︰「哥哥、好舒服,好舒服,我从沒这么舒服过。」

我挺着尚未射精的阴茎在小秋的阴道里又挺了两下,苦着脸道︰「小秋、你舒服了,我怎么办,还硬着呢!」

「哥,先拔出来,让我休息一下,不能再来了,我受不了!」小秋带点哀求的说着。

美人有令,只好遵从,看样子我今天沒得玩了。

拔出插在小秋阴道里还硬硬的阴茎,和小秋并躺着,小秋窝在我怀里。

「哥哥,你让我很舒服、很舒服,真想跟你在一起(同居)!」

手抚着小秋的脸庞︰「在一起,你有老公吗?」

「他甩了我们、我和小孩!」小秋悠悠的说着。

「离婚沒有?」我问着。

「沒有!」小秋回答的很干脆。

「就是了,我也有老婆、孩子,你又沒离婚,怎么在一起!」我回答着。

小秋迟疑了一下,说着︰「哥哥,你弄得我好舒服,从沒有人能像你这样,让我来三次高潮,以后、随时,哥哥你记得,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要我,打电话给我。」

「这样好,暂时,我们保持这样,让我们多瞭解,以后,看情形吧!」我拥着小秋,下了结论。

「嗯!」小秋像猫一样的依偎在我怀里。

「哦!还有一事忘了问你,你几岁了?」

「40了、老了!」声音像来自远方,轻轻的。

「那有!你看来像30、穿着衣服或像现在这样脱光光,都像30。」我抚着小秋的丰乳,由衷的说着。

「嗯、哥哥,你好坏。」小秋握着拳,捶着我的胸,轻轻的。

小秋缩了缩身子,贴我更紧道︰「哥哥,別跟你朋友说我来了三次高潮。」 「知道!这是我们的秘密,我不会说的!」

「嗯!」小秋的声音轻轻的,似乎已睡着。

而我的阴茎却还硬硬的……
猜你喜欢
寡婦丈母娘【完】
另类其它
1000次观看   2019-08-31 21:47:44
出租屋性事
另类其它
1000次观看   2019-08-01 16:48:48
網友之戀
另类其它
999次观看   2019-12-18 21:34:21
女經理的成熟韻味
另类其它
999次观看   2019-11-22 12:55:03
和老外玩就是爽
另类其它
999次观看   2019-08-10 21:55:34
一個志願軍戰士的奇遇
另类其它
998次观看   2019-11-17 14:25:36
夜半Pub
另类其它
998次观看   2019-11-08 14:47:54
店東情趣
另类其它
998次观看   2019-08-08 20:14:34
热门另类其它
寡婦丈母娘【完】
另类其它
1000次观看  
出租屋性事
另类其它
1000次观看  
網友之戀
另类其它
999次观看  
女經理的成熟韻味
另类其它
999次观看  
和老外玩就是爽
另类其它
999次观看  
一個志願軍戰士的奇遇
另类其它
998次观看  
夜半Pub
另类其它
998次观看  
店東情趣
另类其它
998次观看  
饑渴的國中妹妹
另类其它
997次观看  
按摩棒向陰道和肛門插
另类其它
997次观看